<wbr id="qtckr"><legend id="qtckr"></legend></wbr>

    <form id="qtckr"><th id="qtckr"><track id="qtckr"></track></th></form>
    1. <form id="qtckr"><legend id="qtckr"></legend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qtckr"><pre id="qtckr"><video id="qtckr"></video></pre></form><sub id="qtckr"></sub>
        <wbr id="qtckr"><pre id="qtckr"></pre></wbr>

        <form id="qtckr"></form>
      1. 【外高名生】劉一禾:承一路有幸,載星火起航

        作者: 來源: 發布時間:2021年09月25日 點擊數:

        我是劉一禾,今年考上山東大學。或許在不遠的過去,在三四個月前,我會不斷想象到我現在的生活:在校園里探索,驚喜于新舍友帶給你的驚喜,去嘗試食堂五層里各式各樣的味道,在五花八門的社團和選課里不著頭腦。因為當時的我還在高三,面對著高考猶如狂徒,壓上了自己三年的光陰。那時的我總需要一些幻想來作為自己前進的誘餌。可當我在當下重新回首高中生活,總感覺在這白駒過隙時,縫隙里露出的不僅有灼目耀眼的光亮,還有一路的柔光流彩。

        物體本身只是死物,可當它承載上記憶、情誼、笑淚,它就會變成我們再也無法割舍的部分,擁有了內在。同學的紙條、模糊的照片、以至于筆記上老師簡簡單單的批字,都會因為“承載”二字變得獨一無二。一張寫著“生日快樂”便利貼,背后是朋友放學狂奔超市購下一袋垃圾食品和快樂水的樣子;一張模糊到笑容扭曲的相片,連接著一天一路一群人完成“函谷五十公里” 的痛與自豪;還有筆記上紅筆寫下的“某月某日”,提醒著我們這一路我們不過是前臺的舞者,還有臺后的老師與學校幫我們指導著步調,搭建著舞臺。

        這些記憶擁有實物為證自是萬幸,更多的是隱秘而深情的瞬間,但凡領悟便不敢忘卻,這時,外高便是承載者。在那里,應一直有“萬物開始之風”刮過,來到這里的人們在洗禮下抽枝吐芽,萌生自己的愿望野心,或讓自己原有的祈愿之果澆培壯大。無論是冬至包餃子最后人人滿臉面粉的笑容,還是日常上課時面對難題錯題的苦惱,甚至是高三最后一群人圍在新鮮出爐的成績單前的或喜或憂,一幀幀記憶的發生地總是在同一個校園里,哪怕是站在空蕩蕩的走廊里,腦海里也會閃現出一群熟悉的人的歡笑。可能日常不會想起的過往,當重新站在熟悉的校園里時就會又自動浮現。在辦公室門前就會想起老師認真備課的場景;在操場上就會想起尚且暗淡的天色和星點燈光下埋頭背書的我們;在升旗臺下就會想起主任字字鏗鏘苦口婆心的教導聲。這些記憶不能擁有一個獨屬于自己的承載者,但它們有幸被外高的角角落落承載著。

        在我們的一路上,外高是永遠都繞不開的路標,同樣,走進外高又滿載而出的我們又何嘗不是外高的承載者,當我們的名字被鐫刻進外高的花名冊,就意味著我們成了外高又一屆歷程的書寫者與承載者。我們與外高的祈愿之樹開始糾纏,相互攙扶一路成長。我們會是所謂“群體無意識”中保持清醒人格的個體,會擁有“遼東海北翦長鯨,風云萬里清”的壯志,會成為“中流砥柱成棟梁”。這是共同成長下的相互成就,也是承載者的相得益彰。

        回顧開頭自稱所謂的“狂徒”,又有何怨言呢?也許當時生在局中未知全貌,可當以未來者的身份回望,我本就是踏著這階梯走到這里,一路流光相伴反是福中不知。至此,我迎接新的“承載”,外高又如何不是?但一路向遠,彼此星光不滅。

        文字、圖片:劉一禾

        校對、編輯:陳川元 王志雄


       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电影影院 - 品赏网